染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染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毒资产腾挪背后揭鲜言匹凸匹暗道

发布时间:2021-01-21 19:32:31 阅读: 来源:染色机厂家

意图甩手“有毒”资产的一项寻常交易,却无意间剥开了伪装已久的画皮。匹凸匹,鲜言,这二者之间真实关系正在慢慢浮出水面。

匹凸匹8月19日公告称,计划以1亿元的价格,向鲜言控制的匹凸匹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匹凸匹网络),转让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匹凸匹金融)100%股权。

匹凸匹与其前董事长鲜言的关系颇为蹊跷。就在此次交易前一个多月,鲜言名下企业因增资、控股匹凸匹子公司荆门汉通置业(下称荆门汉通),而遭到匹凸匹的起诉。令人不解的是,仅仅一个多月后,双方便言归于好。

目前鲜言已将所持匹凸匹股权全部转让,看上去似乎已经没有关联。但是,借助荆门汉通这一暗道,鲜言与匹凸匹频繁往来,仅转让资产金额就达数亿元。目前,鲜言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匹凸匹最为重要的资产,实现了表面退出、实际仍藏身匹凸匹背后的布局。

隐瞒的关联关系

根据匹凸匹披露,匹凸匹网络的注册资金3.4亿元,股东为北京柯塞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柯塞威)、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柯塞威)。其中,北京柯塞威注册资金1000万元,股东为鲜勇、鲜栗;深圳柯塞威注册资金10亿元,股东为鲜言,法定代表人李艳,实际控制人为鲜言。

匹凸匹称,由于在最近12个月内,鲜言曾担任其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而史洁在最近12个月曾担任其监事,此次交股权转让已构成关联交易,因此尚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此番转让的匹凸匹金融,正是此前匹凸匹“立志成为中国首家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闹剧的主要载体。2015年5月,多伦股份声称,将向互联网金融转型,并成立了匹凸匹金融。2015年5月,多伦股份更名为匹凸匹,但“无可行性论证、无正式业务、无相应人员”的现实,决定了其杀入互联网金融不过是一个噱头。截至今年3月底,匹凸匹金融总资产9864万元,净资产9764万元,但一直没有开展实际业务。

随着此次股权转让,匹凸匹上述举动已经成为一场闹剧。从表面上看,匹凸匹转让匹凸匹金融是因为受P2P恶性事件频发、监管不断收紧影响,但背后的动机却颇为蹊跷。而此次剥离之后,匹凸匹当初更名的噱头都已不复存在。

2015年12月,鲜言辞去匹凸匹董事长职务,并在在今年3月、4月,将所持匹凸匹股权全部转让。尽管鲜言已不再持有匹凸匹股份,但经由匹凸匹金融,鲜言仍与匹凸匹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匹凸匹向鲜言转让匹凸匹金融,也并非双方的第一次交易。去年6月以来,匹凸匹曾多次向鲜言或其控制的企业转让资产、发生资金往来。包括深圳柯塞威在内,多家由匹凸匹设立的公司,目前均已收归鲜言囊中。

而匹凸匹网络,亦是从匹凸匹接手而来。根据公开披露信息,匹凸匹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初始注册资金1000万元,匹凸匹是其唯一股东。2015年12月29日,其出资人变为北京柯塞威。

此次转让前,匹凸匹网络与匹凸匹金融也多有往来。根据匹凸匹披露,今年7月,匹凸匹网络向匹凸匹金融提供1亿元无息借款,截至目前,后者已归还其中的9000万元,但尚有1000万元没有归还。

不过,除了上述借款之外,匹凸匹没有披露的是,除了鲜言这层关系,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深圳)有限公司、匹凸匹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之间,本身就存在关联关系。《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深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为李艳,而深圳柯塞威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亦为李艳。在鲜言掌控匹凸匹期间,李艳等担任该公司董事、财务总监等要职。

但这并非全部事实,虽然早在2015年6月,深圳柯塞威就已转让给鲜言,但直到2015年12月,本报记者在深圳柯塞威办公地看到,其标牌上仍然悬挂着“P2P.COM匹凸匹”字样。据知情人士此前透露,两个公司在一起办公,其实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

乱象频出

无论是作为曾经的实际控制人,还是身为交易对手,鲜言掌控前后的几年间,匹凸匹都一直乱象频出。

2012年5月,鲜言从李勇鸿手中收购匹凸匹前身多伦股份4000万股,作价3.4亿元,收购成本为8.5元/股,成为持股11.75%的第一大股东。2014年4月到5月,鲜言两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原多伦股份2000万股,减持均价约为6.53元,套现超过1.3亿元。

上述两次减持,鲜言未能从中获利,反而出现了亏损。2015年6月26日以后,鲜言通过两个信托计划,累计增持1000万股。根据披露,鲜言用于增持的两个信托计划,均使用了杠杆,杠杆比例为1:2。按增持期间匹凸匹股价计算,鲜言增持使用的自有资金约为4500万元。至此,鲜言持股数量增加至3010万股,持股比例约为8.84%。

2015月12月28日,鲜言将所持匹凸匹全部股份,转让给上海五牛基金,总价为8亿元。加上2014年减持,鲜言共计套现9.3亿元。而按上述数据计算,其持有匹凸匹股权,共计耗资约3.8亿元。一进一出之间,净赚5.5亿元。

转让、减持所持股份获得巨额收益之际,掌控匹凸匹的三年多时间里,鲜言并未给该公司带来改观,反而导致乱象频出。通过对外担保、转让资产等种种方式,力求将匹凸匹吃干榨净。

今年4月2日,因拖欠保证金、投资顾问费等共计1.97亿元,深圳柯塞威被自然人黄永述起诉,要求归还上述资金。深圳柯塞威、匹凸匹及鲜言也一并被起诉,且导致匹凸匹三个银行账户也被法院冻结。

此事祸起柯塞威股票配资。2014年11月,匹凸匹出资1.15亿元成立了深圳柯塞威。2015年4月,柯塞威推出互联网投资平台“KCV?红马甲”,从事股票配资。《第一财经日报》此前曾报道,自去年10月前后开始,柯塞威就大量拖欠保证金,引发客户集体维权。据知情人士介绍,高峰时,柯塞威股票配资规模高达70亿元。

2015年6月,匹凸匹将柯塞威转让给鲜言,并称“柯塞威从成立至转让期间,法律风险责任均由鲜言个人承担”。今年5月,黄永述将追诉金额增至2.66亿元时,仍然将匹凸匹列为被告之一。

不仅如此,鲜言掌控匹凸匹期间,还发生多起对外担保违规案件。根据上海证监局2015年12月做出的处罚决定,2013年到2014年1月,鲜言、荆门汉通为他人的5笔借款提供担保,共计超过8700万元,但直到2015年受到监管措施之后,才予以披露。此外,2014年10月,荆门汉通受到两份法院应诉通知书,被诉承担5500万元担保责任,以及荆门汉通2014年因股东私刻公章,导致对外担保4.2亿元担保等重大事项,均未及时披露。

此事虽然已成过去式,正是这个荆门汉通,让鲜言与匹凸匹的关系,显得更加扑朔迷离。此前的一个月,双方因为荆门汉通,刚刚发生过一场激烈冲突。

公告信息显示,今年3月28日,匹凸匹持股42%的子公司荆门汉通决定,成立荆门汉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汉达公司)、湖北汉佳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汉佳公司)两家全资子公司。随后,荆门汉通将名下的两幅土地,过户至汉达公司、汉佳公司名下。

今年6月27日,荆门汉通再次召开董事会,同意由柯塞威大数据有限公司、深圳柯塞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柯塞威数据、柯塞威网络),分别向汉达公司、汉佳公司增资6000万元、3000万元,并分别持有后两者75%股权。同日,汉达公司、汉佳公司变更注册资本,柯塞威数据、柯塞威网络成为两家公司股东。

熟料,今年7月12日,匹凸匹发布涉诉公告,荆门汉通等与柯塞威数据、柯塞威网络达成的交易,严重损害了该公司利益,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确认荆门汉通、汉达公司等股东决定,并撤销股东变更登记等要求。

回溯事件经过,这场冲突显得迷雾重重。2015年12月17日,匹凸匹作出决定,由李艳担任董事的深圳柯塞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柯塞威信息),对荆门汉通以现金增资1亿元。2015年12月29日,匹凸匹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此事。

工商资料显示,荆门汉通增资业已完成,柯塞威信息出资1亿元,持股40%。柯塞威数据、柯塞威网络注册本金均为1000万元,股东亦同为柯塞威信息,出资比例为100%。而在柯塞威信息已成为荆门汉通股东的情况下,鲜言还急于将该公司拆分,并取得控制权,使得双方的关系更增悬疑。

通向匹凸匹的暗道

频繁的资金、业务往来背后,隐藏的是鲜言在匹凸匹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甚至仍然存在的某种不为人知的隐秘关系。

实际上,尽管已经不持有匹凸匹股权,但鲜言却仍然掌控着前者最为重要的资产——荆门汉通。连接鲜言与匹凸匹的重要暗道,除了荆门汉通,还有包括深圳柯塞威在内的“柯塞威”系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荆门汉通注册资本2.5亿元,匹凸匹持股42%,柯塞威信息持股40%,另一家股东持股18%。但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却由鲜言担任。此外,汉达公司、汉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亦鲜言担任。

与此同时,上述引发鲜言、荆门汉通、匹凸匹冲突的汉达公司、汉佳公司的增资,目前已经完成。资料显示,汉达公司、汉佳公司注册资金已在6月28日由2000万元、1000万元,增加至8000万元、4000万元,柯塞威数据、柯塞威网络已成为股东。

由此可见,由自身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等职务,借助“柯塞威系”名下控制的企业入股荆门汉通,并控制其两家子公司的形势,鲜言实际上已经控制了匹凸匹最为重要的资产,并以此为桥梁,搭建了其与匹凸匹发生关联的暗道,并进而实现表面退出,实际仍藏身匹凸匹的曲折路径。

值得注意的是,荆门汉通增资是在2015年12月29日进行。而此前一天,匹凸匹刚刚披露了鲜言转让股份的计划。在意欲退出之际,又增资进入匹凸匹控制的子公司,鲜言这种安排,不能说不是充满玄机。

根据匹凸匹今年7月公告,柯塞威数据、柯塞威网络增资汉达、汉佳两家公司,亦未经过匹凸匹董事会、股东大会决策程序,仅仅由荆门汉通做出决定。在鲜言担任董事长的情况下,荆门汉通做出如此决定的原因,值得玩味。

颇堪把玩的是,汉达、汉佳增资事件的冲突刚过去一个多月,双方居然言归于好,再次进行资产交易。这或许是鲜言借助上述暗道,与匹凸匹暗通款曲的例证。工商资料显示,匹凸匹起诉后,汉达、汉佳两家公司的股东构成并未出现变更。

6合至尊app官网下载

仙魔战场无限刷元宝版

魔灵传说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