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染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启明胡斌为情节跳槽掌趣曾和华创熊伟铭组队玩摇滚

发布时间:2019-09-30 01:49:01 阅读: 来源:染色机厂家

启明胡斌为情节跳槽掌趣 曾和华创熊伟铭组队玩摇滚

胡斌去了掌趣科技,从看似高帅富的VC合伙人到了苦哈哈的创业公司,圈内的众多小伙伴均表示不理解。胡斌今天在微信朋友圈解释了这件事情:

很多人甚至很了解我的人,不理解我为什么加入掌趣,放着启明这么优秀的VC的合伙人不做?我想说五点:

1.情结:手游是我10年前在空中网创业的时候就做的事情,当时的空中猛犸是国内最大的开发商和发行商,只是那时太早了;

2.天时:手游的天时自不必说;

3.地利:掌趣作为A股创业板的龙头公司,在资本方面占据的优势是巨大的,这甚至是许多境外上市公司羡慕嫉妒恨的;

4.人和:掌趣这家公司的很多人,从中层到高层,都和我彼此熟悉多年,甚至有些曾经共事多年,空降的磨合成本很低;

5.梦想:中国的娱乐帝国会在未来5-10年有几家公司真正跑出来,有人说我们是土豪,其实我们战战兢兢,不敢怠慢,怀揣创业之心,且看我们如何蜕变为高富帅!加油!

补充点背景资料,今年11月11日,掌趣科技发布公告称,聘任胡斌担任公司高级副总经理。

公告中的简历显示,胡斌曾任任北京新浪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新闻中心责任编辑,沙岭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内容经理,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收费内容经理,北京空中信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启明维创创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合伙人。目前其兼任启明维创创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投资合伙人。

其实除了胡斌,VC行业最近有不少大佬们纷纷离开,或是加入之前投资的公司,或出来单干成立新基金,容小编后续再来慢慢八。

要想把曾经的启明创投副总和大鱼乐队的主唱联系到一起,还得追根溯源到胡斌的大学时代。

2007年,Kaiser在愚公移山的一场演出让胡斌怎么也坐不住了。

这个奥美的高层,两个孩子的父亲,曾经是唐朝乐队的创始人之一,当时居然混迹在两个乐队里弹琴。这让台下同样对乐队有着浓重情结却一直借口“太忙,没时间”的胡斌和熊伟铭,先是瞪大眼睛感叹“不可能吧”,随后决定不管怎样都要组建个乐队。

要说“太忙”也不全是借口,胡斌从参与互联网创业企业中抽身出来,就一直在TMT投资领域掘金,现任启明创投副总裁。但是看演出后第二年,他们的大鱼乐队就在“两个好朋友”的酒吧举行了首场属于自己的全程演唱会。此后几乎每年都有一次演出,以翻唱经典作品为主,自娱自乐,“虽然自己也有作品,但觉得还拿不出手。”胡斌直言道。

以下是ChinaVenture以前对胡斌的采访文:

投资行业高端又神秘,但终究不能被当做全部的生活;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的投资人,背后也有生活的一面。譬如龚挺喜欢收藏红酒,而肖水龙好佛,苏丹瑞当年在大学的时候曾经是划艇队的成员并在国际上拿过奖,至今还保持着对水上运动的酷爱。

十一期间,在MAO Livehouse有一场乐队表演,从晚上8点持续到11点才结束,现场找到插脚的地方都难,气氛异常热烈。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一次的观众数量超过400人,连演出者胡斌都很吃惊,“我们纯粹是自娱自乐,不卖门票,只邀请认识的人。上一次驻唱时,也就来了200多人。”

演出的乐队叫“Big Fish大鱼”,一共7个人,当中有2个来自投资圈。一位是熊伟铭,被他们叫做“大熊”,一位是胡斌,号称“老胡”。大熊耍的是吉他,老胡这一次是主唱。

胡斌和熊伟铭都是北京人,还同为95届北大校友。两个人在大学期间就一起玩。胡斌自己解释说,本地的孩子一般都比较“不学无术”,因为学校跟家在一个城市的时候,会觉得这个城市就是你自己的,也更容易去做一些为所欲为的事情。上学的时候胡斌他们就有演出,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学校周边,“草地上就可以演了。”

80年代在校园里盛行写诗,90年代则流行做音乐。那时候,北大有许秋汉等人,他们也有很多原创,但没有走商业路线;隔壁的清华,则出了高晓松。

胡斌回忆说,比自己早几届的时候,音乐偏民谣,他自己所属的时代是民谣和摇滚交接的地方,再往后几届的学生就慢慢开始玩电子设备了。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胡斌他们当时搞摇滚也就是搞木吉他,偶尔会攒几个人。“那时候只有吉他,哪里找得到鼓手、贝斯手。”

毕业后,胡斌先去了几个互联网公司,经历了几次创业,新浪、搜狐、空中网,从98年底到07年一直在创业。从空中网出来后休息了一年,之后开始做VC。而熊伟铭在毕业后也经历了一次创业,之后去了派杰,然后进入投资圈。

一毕业,生活就忙碌起来了,所以琴也扔了好多年。一直到07年,大家一起在愚公移山看了Kaiser的演出。这个人是唐朝乐队的创始人,那时候在奥美做高层,还有两个孩子,居然在两个乐队里弹琴。胡斌说他们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吧”,再想想,觉得总能找到时间做乐队,于是就有了Big Fish。

关于“Big Fish”这个名字,乐队成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所以对外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乐队成员尽管在平时流行歌什么的也都唱,但演出时还是更偏摇滚一些。“因为在台上唱卡拉OK这种事谁都会干。唱摇滚会更有意思一些,而且在舞台上你会发现摇滚的感觉会更好。”

胡斌自己很喜欢重金属的guns and roses,“每次演出也都会有他们的歌”;乐队成员也都喜欢披头士,“但我们可能唱不出那个范儿,那个年代特有的东西。”其他喜欢的乐队还包括老鹰以及green day。“我们有时候有些偏英式,有时候偏流行,但总会有些重金属。”

Big fish最近的演唱会都是翻唱,因为乐队觉得自己的歌还不成熟拿不出手。但每次演出都不大一样,“因为是自己玩,不靠这个吃饭,所以希望每次都有新东西,但是这样排练就会比较辛苦。”

投资圈的生活从来都是日程密集而忙碌的,于是乐队排练想凑齐都很难。在周末,经常是有人要去见LP,有人得去看项目,要么就是得出差。为了筹备上一次的演出,Big Fish除了在之前的几个周末练练手以外,十一期间连续7天每天6个小时排练。胡斌笑称,以他们目前的精力和水准,差不多一年能演一场,“拼了命一年能两场。”

胡斌说组建乐队和做投资是生活的两面,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是也算不冲突。他在大学里念的是信息管理,毕业后又一直待在互联网领域的公司,现今的他,则是在启明创投互联网与消费品的团队里。

尽管有人说互联网已经不好做,但胡斌还是认为如果好好挖掘还是能够找到不错的项目,“而且互联网有一个好处就是每隔几年,总有一些新东西会出来。”

如今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已经兴起,“过去十年,互联网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无线互联网就会在未来再次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在采访中,胡斌向我们从三个方面分析了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变化。

首先从用户的角度说,过去无线互联网的用户绝大多数集中在中低端人群,尤其是行动受限人群,包括学生、打工仔和军人。他们可能会在手机上玩非常重度的游戏,每天8个小时,一个月花几百块钱甚至更多。而白领等高端人群却有更好更多的选择,之前移动互联网的终端所提供的服务和游戏不足以吸引他们。

“后来iPhone和android带来很大的变化,iPhone带来潮流,而android则把它扩大化。”

胡斌说自己每年都参加ChinaJoy,去年去的时候,看见大家基本还是拿诺基亚手机,今年如果问谁拿着iPhone或者android手机,会有三分之一的人举手。如今以触屏为代表的smart phone让城市的白领和主流人群,真正开始用手机享用各种各样的服务,例如娱乐。

终端的改进,用户的变化,意味着游戏开发者也需要有所改变。以前在中国用得最多的游戏,可能单机的是RPG,联网的是MMORPG,都是需要大量时间的游戏。如今iPhone上用得最好的游戏是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和切水果。这种游戏符合城市快节奏的生活需求,就是用户可以从这些游戏中获得满足感,但不需要花3个小时玩。

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之前的互联网巨头公司自然也会渗透。他们拥有很强的品牌和庞大的用户数,一开始便咄咄逼人。对于小公司来说,寻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还是在于创新。

胡斌举例说,LBS,基于位置的服务如今被谈论很多。美国出来了foursquare,国内则有街旁等网站。基本上在美国成功的互联网模式,在中国都有成功者。但并不是模仿之后就会有成功,那些在国内成功的公司,在模式上可能是学美国的,但产品和运营上会做大量的本地化改良。当初模仿Facebook的公司也有好些家,但最后是人人网和开心网做大了。

采访开始前,胡斌刚刚开车从外面回来,而在采访结束后,他又匆匆去开下一个会。他说上次演出之后,很多人看到他都说“哎,你搞一个演出了。”但是如果“别人看见你都说,你是搞乐队的,就有点本末倒置。”

我们期待胡斌的下一次“表演”,无论是在资本市场上还是在舞台上的。

乐队成员:

主唱:老胡,学生合唱团的老“戏”骨,囊括各种少年歌手奖项;为人帅气,爱好太多,曾经将10年青春岁月奉献给我国的互联网事业,现为风险投资人。当前信条:好在这次(演出)小雷加入,可以花更多心思好好唱歌。

吉他兼合声:大熊,天才的“四度合声”唱将,台范儿超正,被很多很有名的吉他大师启蒙过,刚毅果敢,最大的爱好是帮助更多的人成就伟大的事业,现为风险投资人。当前信条:能把自己喜欢的歌都弹会就非常不错了。

吉他:小雷,德艺双馨的非著名吉他演奏家,最大的爱好是擦吉他、买吉他和弹吉他,现为北京地下圈著名的“蛇穴”音乐工作室大股东,兼公司白领。当前信条:这把琴我得(dei)得(dei)着!~

键盘:崔?D,童年被笼罩在钢琴天才的光环下,梦想成为真正的(真正的)艺术家的海龟男,主修人类学和社会学,痛恨一切,也热爱一切,现从事文化产业。主要信条:(“大鱼”乐队的)演出必须成功,否则自杀。

贝斯:大扣儿,歌唱世家出身,手风琴手,5年前,受到同事铁牛蛊惑,学习贝斯。最好运动,目前是中星微电子蓝牙项目QA。当前信条:最佩服诙谐写古诗词音乐的人。

鼓手兼合声:道长,学过小提琴,弹过吉他,爱唱歌的鼓手,前景光明,背景复杂,稳健老成,曾任职华纳唱片,现为五道口胡同“闲散光阴”店主,唯一爱好是爱老婆儿子。当前信条:做出好吃的素食,让大家的生活更美好。

鼓手兼跑堂的:杜DO,奉道长为大师兄,崔?D为三师弟,爱改装Jeep,好冒险,曾是工商局小科员,顿悟后,转行在太合传媒娱乐做娱乐产品经理,现专心在家接私活。当前信条:必须自由又洋气。

以下为文字实录:

ChinaVenture:你们的乐队组建有多长时间?

胡斌:组建大概有3年了。我和熊伟铭在大学的时候就一起玩,后来好处一段时间都没凑在一起,直到07年的时候才重组。

ChinaVenture:大概有多少人?

胡斌:7人,但就我和熊伟铭2个人是投资圈的。

ChinaVenture:乐队是什么风格?

胡斌:其实也没所谓什么风格,但偏摇滚。

ChinaVenture:词曲是自己做的么,还是翻唱?

胡斌:最近的演唱会都是翻唱,我们自己的还不成熟,拿不出手。我们纯粹是自娱自乐,我们的演出都是邀请认识的人,不收门票。

ChinaVenture:十月份的那次演出大概有多少观众?

胡斌:屋子基本都挤满了,大概有400来人吧。我们当时没有想到会来那么多人,我们上一次驻唱就200多人。

ChinaVenture:您个人喜欢唱什么类型的歌?

胡斌:我们乐队的介绍手册上有写。我个人骨子里很摇滚,乐队也会偏摇滚。但平时大家流行歌什么的也都唱,但是演出的时候就会偏摇滚一些,因为在台上唱卡拉OK这种事谁都会干。唱摇滚会更有意思一些,而且在舞台上你会发现摇滚的感觉会更好。

ChinaVenture:您喜欢哪些乐队或者歌手?

胡斌:那就比较多了。比如重金属的guns and roses ,每次演出也都会有他们的歌;披头士我们也喜欢,但我们可能唱不出那个范儿,那个年代特有的东西。其他的像老鹰乐队,还有偏流行一点的green day。我们其实挺杂的,经常有人问我们是什么风格,我们有时候有些偏英式,有时候偏流行,但总会有些重金属。

ChinaVenture:投资人中间喜欢摇滚的人多么?

胡斌:我觉得很多人都有一颗摇滚的心吧,就看有多喜欢了。

CinaVenture:玩乐队会不会是你们儿时的梦想

胡斌:是啊。

ChinaVenture:那后来是怎样走上创投这条路的?

胡斌:我觉得这是生活的两面吧,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是也算不冲突。我自己的经历是,毕业后先去了几个互联网公司,经历了几次创业,新浪、搜狐、空中网,从98年底到07年一直在创业。从空中网出来后休息了一年,举办了一场演唱会,之后开始做VC。从职业的选择上来说,这是我比较喜欢的。那个时候大熊已经做VC了,他毕业后也经历了一次创业,之后去了派杰,做VC比我时间长。

我自己之前更多的时间还是在互联网领域,因为我不是金融专业的,我是信息管理系,和李彦宏一个系,在这个领域算有些经验吧,后来专做VC。

摇滚实际上上学的时候就有演出,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学校周边。草地上就可以演了,因为上学嘛,想干嘛就干嘛。重组是因为07年我们几个人在愚公移山看了Kaiser的演出,他是唐朝乐队的创始人。他那时候在奥美做高层,有两个孩子,居然在两个乐队里弹琴。我们当时说“这不可能把”。因为我们的琴都不知道扔多少年了。他这样的人应该也不比我们闲。于是我们说不行,总能找到时间做乐队这个事。

ChinaVenture:投资人一般都比较忙,你们是怎样抽出时间去排练?

胡斌:一般是周末,但是大家很难凑齐,经常是这个周末你出差了,他去见LP或者某个公司了等等。我们这次演出很难得,我们十一期间连续七天每天6个小时排练,不过光是这7天肯定也不够,之前的周末也已经开始排了。

我们每次演出都不大一样。因为是自己玩,不靠这个吃饭,所以希望每次都有新东西,但是这样排练就会比较辛苦,所谓的“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是这样。

ChinaVenture:上次演出是什么时候?

胡斌:很久了,上一次专场演出是08年初。下一次也许明年。我觉得我们的水平和时间,也就是差不多一年一场,拼了命一年能两场。

ChinaVenture:北大学生做音乐的是不是比清华要多些?

胡斌:清华也有很多音乐人。比我们高几届的高晓松,北大当年有许秋汉等人,他们也有很多原创,但没有走商业路线。那个时代更偏民谣一些。我们所属的时代是民谣和摇滚交接的地方,因为以前的大学生只能买一把木吉他,也就是民谣,不太可能去搞电声乐队。

我是95级的,那个时候还是木吉他,但小两届的学生就已经有用电子设备了。我们当时搞摇滚也就是搞木吉他,偶尔会攒几个人。那时候只有吉他,哪里找得到鼓手、贝斯手。

ChinaVenture:80年的乐队是不是比较偏摇滚?那时候崔健等歌手出现了。

胡斌:不是,那时候中国玩摇滚的人很少。那时候有一段很经典的话,说的是怎么追女孩,叫“80年的靠笔杆子,90年代一把吉他,2000年以后一台DV。”意思是80年的写诗,90年代很多人玩音乐,到更后来变得更加电子化,很多人拍DV做摄影。

ChinaVenture:在您看来,音乐和地域之间有怎样的联系?

胡斌:北京、成都和西安的地下乐队都比较多。摇滚跟城市文化底蕴很有关系。北京和上海在很多地方还很相似,但从音乐角度来讲,摇滚绝对是北京居多,上海更西化,因此爵士乐会更多一些。地下乐队的发源地可以说是在北京,这种氛围还是有的。

我很小就是在北京生活,算是北京人,也很早就受北京文化的熏陶。一般来说本地的孩子都比较“不学无术”,学校跟家在一个城市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城市就是你自己的,也更容易去做一些为所欲为的事情。外地的孩子更背负着家里的期待,可能会放不开一些。因此本地的学生在学校里会更爱玩一点。

ChinaVenture:说到地域问题,启明创投有没向西部投资的打算?

胡斌:我们没有特意分区域投资,我觉得这和基金投入的方向有关系,比如TMT在北上广深多一些,有经验的企业家在这里会更多些;医疗健康是分布就会比较广一些,但也不是很广;而清洁能源可能在各种城市都有,更广泛的制造业,传统行业分布也很广。因为我们的基金主要做TMT、消费品、医疗和新能源,其中大城市跑得会多一点,但没有刻意开发西部。

ChinaVenture:启明创投一般通过怎样的渠道找项目?

胡斌:有很多渠道,有我们自己找的,有自己找上门的,有FA推荐的,也有天使投资人跟我们关系还不错,介绍过来的。

ChinaVenture:有没有特别倚重某一个渠道?

胡斌:一般来讲,我们会看整个的方向,会看一个sector。因为我们偏中早期,当我们觉得某个方向很有趣的时候,我们会花一定的时间去研究,会见这个方向里很多个公司。这些公司有些是自己找的,有些是自己找上门的,有些的别人介绍的,各种方式都有,所以不能说特别倚重某个渠道。可能说靠自己更多一些,先下一个大的判断,具体到某个deal,有时候会找天使投资人,也会打cold call。

举个例子说,我们对团购感兴趣,就会去打cold call。不过一般对于TMT行业来说,即使你不认识当中的人,隔着不超过3个人就能够找到自己想找的人了。

ChinaVenture:您个人主要偏重投资互联网。

胡斌:对,我主要偏重TMT,基于互联网消费品这个团队。有人说互联网已经不好做,但是如果好好挖掘还是能够找到不错的项目,而且互联网有一个好处就是每隔几年,总有一些新东西会出来。

ChinaVenture:那您在看项目的时候比较看重哪些方面?

胡斌:所有投资人会说得差不多。市场、团队、产品和技术。我自己偏向的顺序的首先看市场。市场不行,好的团队和技术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这个市场是比较宏观的市场,大的是industry,小的到sector,是否吸引你是最重要的;往下看是团队和产品技术。但是在公司的不同阶段,团队和技术的顺序不一样,比如对于较早期的的公司来说,产品技术还没有出现,团队就比较重要;如果公司小有规模,或者说他们的产品和服务以及推出的时候,产品、服务和团队的重要性的并重的;

越偏后期的公司,其团队的重要性会越下降。因为偏后期的企业依然能够让你感兴趣,那么他们的团队也是被证明的。因为我们也算是在互联网这个行业从业过,所以在我们自己很愿意花时间去体验产品、服务和技术,如果能够在这方面打动我们也是很重要的。

ChinaVenture:从投资金额和投资数量来看,现在互联网行业又回到投资第一的宝座,那么有没有您特别看好的细分领域?

胡斌:几个大的领域,像电子商务就不用说了,有不错的上市机会,也存在很多家上市公司,团购从广义上来说,也属于这一块。当然,B2C也不是谁都能做成。

还有SNS,如果看得广一点,像开心、人人都属于这个范畴,这个领域也总会有新的东西出来。有些不做广的SNS,而只在一个垂直领域做,比如豆瓣,就很有特点。豆瓣不是什么都做,只围绕电影、读书和音乐3大块来讨论一些东西。还有一些2.0的东西,比如大众点评,如果你不是看到其他人的点评,你不会对这个网站特别感兴趣。

还有无线互联网会是一个很大的方向,过去十年,互联网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无线互联网就会再次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这会是一个非常颠覆式的大领域,手机的功能会越来越多样,未来你可以用手机做很多事情。从用户的角度讲,所有人都会用手机,而不是所有人都会用PC上网。

ChinaVenture:那相对无线互联网我们有什么布局?

胡斌:我们整体来说会偏软件,硬件方面不排除有机会,但还是比较难做。因为硬件的Margin只会越来越低,会偏制造业一点,不是我们特别喜欢的方式。无线偏互联网的一些公司,比如偏应用的,有些做游戏,这些都有可能会成为不错的公司。我们也投了一些无线互联网领域的公司,但目前还不是很大,我们也还在继续寻找。

ChinaVenture:国内用手机上网很大一部分用户群体是比较低端的客群体,如今移动无线互联网兴起,回带来怎样的变化?

胡斌:这是个很典型的问题。移动互联网已经喊了很多年了,在过去的五六年就开始说。过去无线互联网的用户绝大多数集中在中低端人群,其中较典型的群体是学生、打工仔和军人。学生还不是所有的学生,而是十一点熄灯以后用手机上网的学生。iPhone和android带来很大的变化,iPhone带来潮流,而android则很可能把它扩大化。所谓城市的主流人群,真正开始手机享用各种各样的服务,例如娱乐。这样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过去大家也都多多少少会拿手机玩游戏,但玩三五个小时的肯定是闲得没事干的。但现在你会发现周围有越来越多的人,拿着iPhone、ipad或者android手机玩各种各样的游戏。而这个潮流发展得也非常快。我每年都参加ChinaJoy,去年去的时候,看见大家基本还是拿诺基亚手机的,今年如果问谁拿着iPhone或者android手机,会有三分之一的人举手。城市的中高端人群已经开始使用移动互联网了,带来的变化也将是非常巨大的。

这个领域,简单地说,是以触屏为代表的smartphone会让城市的白领和主流人群,真正开始使用移动互联网,这个速度会越来越快。我们虽然说了很多iPhone和android手机,但他们的总量还不是很大。iPhone在国内大概有几百万部,在北京和上海使用者尤其多。你进地铁会随时看到有人拿着iPhone手机。

ChinaVenture:iPhone和android手机的普及,使得移动互联网终端用户群体,开始往高端人群扩大。这对于开发商来说,意味着什么?

胡斌: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以手机游戏为例,很多人会在手机上玩很重度的网络游戏,每天玩8个小时,每个月花几百块钱甚至更多。尤其是军人、打工仔和学生,他们需要这样的游戏。我们把这些人称为行动受限人群。因为在特定的时间内,他们不能使用其他的设备,比如PC,甚至也不能看连续剧或者去网吧。比如保安在上夜班时,99%的时间里他没事干,而手里只有一样东西,就是手机。所以他们会玩更重的游戏。而白领如果想玩游戏,可能会去玩魔兽,他会觉得玩其他东西没道理。晚上11点之后,他可能去睡觉,也可以去夜店喝酒,完全没必要抱着手机玩3个小时。或者说,之前移动互联网的终端所提供的服务和游戏不足以吸引他们。

以前我们说移动互联网可能就是亚洲人用,尤其东亚人用,韩国、日本和中国。其他地方,在欧洲和美国,手机游戏还有一些,但也不是规模很大。其他地方,还没有听说过什么Wireless Internet。但自从iPhone出来以后,美国人、欧洲人也都开始使用移动互联网。

对于游戏开发者来说,以前在中国用得最多的游戏,可能单机的是RPG,联网的是MMORPG,都是需要大量时间的游戏。iPhone上用得最好的游戏是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和切水果。这种游戏符合城市快节奏的生活需求,就是你玩这个会很高兴,可能也有联网的东西,但不需要花3个小时玩,而且手机的屏幕和处理能力毕竟比不上PC。

ChinaVenture:您玩不玩游戏?

胡斌:我还行,但我其实是有意识地限制自己玩游戏了,因为我们实在是太忙了。我以前玩魔兽,但是后来戒了,这个必须得戒,因为会太沉迷了。以前还会玩即时战略类的,比如星际争霸,这个游戏对战的感觉会非常好,很有技术含量但又不会特别浪费时间。我花时间最多的是PS上的胜利11人,我平时也非常喜欢足球,这款游戏的真实感非常棒。

ChinaVenture:移动互联网这个浪潮兴起之后,之前的互联网巨头公司也会向这个领域渗透,小公司如何寻找自己的生存空间?

胡斌:我觉得还是创新吧。虽然移动互联网领域很大,但互联网公司在这里面的确拥有很大的优势。在城市人群中,有些公司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品牌和庞大的用户数,一旦推出手机版,无论是WAP版还是客户端版,很容易获得用户的信赖。比如开心,你用了它互联网的服务,很自然地就会用到它无线的服务。

无线互联网的公司必须有创新才能出来,如果想copy一个手机版开心网,就会很难,所以定位上需要有不同。但这里面会有一些新的机会出来,比如大家都在说的LBS,基于位置的服务。美国出来foursquare,国内有街旁或者其它的什么。基本上在美国成功的互联网模式,在中国都有成功者,这些公司在冲出来之后,都能把美国的公司干掉。这里面还有一个中国特色的问题,包括环境和政策的不同,会把国外的公司给挡住。有时候是他们进不来,有时候是进来后也比不过中国人的公司。国内成功的公司,在模式上可能是学美国的,但产品和运营上会做大量的本地化改良。所以简单的copy是不行的。比如之前有好几家都是copy Facebook,但最后只有2家出来了。成功的公司一定是在运营和产品上有独到之处。再比如foursquare在美国已经火了,在中国一定也有类似的公司出来,但可能不是长那个样子。

ChinaVenture:以后,您会不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乐队上?

胡斌:其实我现在的工作和玩乐队不冲突,专业去搞乐队不一定就好。我们曾经讨论过,做艺人其实最辛苦了,因为你靠这个吃饭,得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打个比方说做菜最好的人不一定就是厨子。如果你是个艺人,别人可能就知道你某首歌,你就得唱上千遍,可能会唱吐了。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一首歌排练到演出的时候,已经感觉唱腻了。而且对于艺人来说,还背负着很多人的期望,背后团队还得靠着你吃饭。刘德华是很值得尊敬的艺人,但非常辛苦。因此我们觉得这更多地是一个爱好而不是职业。所以我们会有追求,但不会想着只做这件事情。

ChinaVenture:有一种说法是,工作的时候需要将性格隐藏起来,您对此怎样看待?

胡斌:某种程度上说没错,你会有职业的一面,也会有自我的一面,我们不会去跟客户谈,嘿,我喜欢什么摇滚这件事。除非大家都非常喜欢,偶尔会聊到。那次演唱会之后,很多人上班看见我会说,哎,你搞一个演出了。我们希望工作和娱乐都能做得出色。如果别人看见你都说,你是搞乐队的,就有点本末倒置。可能也没有什么是本,但如果工作没有做好,还不如去玩乐队。所以说,可能是两条路,这两条路之间可能没有交集,但却是生活的两面,就像白天和黑夜。你会有人的两面性,但这两面都是你自己,没有哪一面更对,或者说更真实。

ChinaVenture:看看投资圈,比如九鼎的人特别忙,而像您就还有业余的时间做音乐,为什么大家都做的是一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差异比较大?

胡斌:这些还是跟人有关。其实我们也很忙,但可能不会像投行那样忙,一天16个小时,一周6天半那么夸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有用十一的时间来排练。但你总有吃饭、上厕所,偶尔看看电影。可能就是把其他的时间多占用一点。

华娇个人资料简历华娇参演的电视剧米莲法莫http://yule.7046840.cn/1588.html

陈慈瑜资料照片陈慈瑜近况如何李一星http://yule.5877447.cn/1604.html

用什么农药可以防止花生旺长花生控旺用什么农药卵叶羌活http://nongye.3624577.cn/1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