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染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8-(XI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8:06 阅读: 来源:染色机厂家

从帝九姬眼中望去,忘尤背上的伤都那么深,前面的伤势可想而知。

她的衣衫已被濡湿,定睛一看,全沾了他的血。在他心口处,那个血窟窿正不停地往外喷着血。

她吓得面色青白,而他全不在意,依旧箍紧着她的纤腰。

他身上烫得紧,她垂下头不敢看他,却透过氤氲的雾气,见他全身光光的。

“轰”脸颊迅即自燃。帝九姬这个恼啊!

冷不防唇上一软,思绪已被人夺去。

他熟练地汲取她的芳甜,她居然像个木偶似地没有推开,他毕竟还病着,体力不济,仅片刻他便放开了她。

他望着她,认真地道:“待我病好,便向你父王提亲可好?”

帝九姬一怔,却没有回应他,只是红着脸撇过了头,扯扯凌乱的羽纱,默默地步出池子。

忘尤以为她害羞,嘴角勾勾,望着她的身影一点点离去。

帝九姬回到府邸,心情全然没有之前那般淡然。

唇上的气息犹在,心不免隐隐作痛。

她有些理不清自己的情绪,只觉特心烦。她将自己关在府中几日,突然冲天帝开口道:“我想去麒麟圣地看望个朋友!”

天帝见她终于想开,出去走走散个心也没觉什么,于是将令牌给了她。

帝九姬拿着天帝的令牌顺利出了天宫,来到麒麟圣地。

麒麟族与外界隔绝,不喜人打扰,千万年来,若不得天帝传唤,他们从不离开圣地。

他们喜欢群居,过着最原始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若不是帝九姬持有天帝的令牌,早被麒麟们当成侵入者。

望着眼前,大大小小,老老少少,花花绿绿的麒麟,帝九姬道:“我是帝九姬,赤郢殿下可还好?”

麒麟们一听她的名讳,忙给她让了条路,麒麟族族长亲自过来相迎:“原是九公主来了!世子殿下正在殿里休息!已请人去通报!”

这位族长属水麒麟,一身蓝幽幽的皮毛,让人不时想到那湛蓝色的大海。在化为人身后,那一身皮毛就成了族长的特有的蓝衣袍。

帝九姬记得赤郢是火麒麟,当年若不是他随麒麟王去天宫给天后祝寿,与她偶遇,将他的麒麟内丹给了她,才让她避过三重天的那场大火,侥幸活了下来。而失去内丹对本就体弱多病的赤郢绝无好处。

这些年帝九姬深觉亏欠了他,如今是该将这内丹还给他了。

族长十分好客,让人给她端来了好多麒麟族的水果,许多都是帝九姬不曾见过的,而她早已避谷,为不使族长为难,也就象征地吃了几个。

傍晚时分,麒麟侍者过来传话,说是世子醒了,请帝九姬过去。

做为麒麟族世子,赤郢早已成年,已有自己的府邸。

这府邸虽没有她的公主府豪华,但布置得非常舒适。

帝九姬踏上软软的绒毯,见一位白衣翩翩的少年郎斜靠在殿中的软榻上。

头戴一顶金冠,目似秋水横波,发如墨染披散了一肩。白袍如云,让他整个人温润如玉的像是林中盛开的蔷薇。

若不是面色苍白虚弱了些,这少年美得如同一轮皓月。

一见帝九姬,赤郢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轻柔淡薄的如同晨起的水雾,让人心疼,担心他是否经得起风吹和阳光。

即便如此,俊俏的容颜已让人移不开目。

“阿九!”赤郢唤她,也唯有此人这般唤她。

几千年过去,难得他还能一眼认出自己。

帝九姬眸眶一涩,冲他步去,握住他微凉的素手。

他很瘦,手上几乎没什么肉,一根根骨节清晰可辨。

“郢!我来看你了!”

帝九姬想,他看似病得不轻,又失了内丹,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

两人寒喧几番,帝九姬将他的内丹吐了出来。

“这个,该物归原主了!”

赤郢没有接,秋水般的瞳仁泛起一丝落漠。

“阿九,你在嫌弃我!”

“没有啊!郢,父王现在对我很好,暂且用不着这珠子!倒是你……还是收回去的好!”

帝九姬说话小心翼翼,尽量不要触及赤郢的痛处。

他的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据说麒麟王后在怀他时,不幸生了场重病,好不容易熬至分娩,人已奄奄一息。

赤郢出生时,比任何一只麒麟都要虚弱,可他是麒麟王的独子,麒麟王穷尽所有四处求医,却难以根治这病。

他见不得风,终年只能呆在殿里。

那年也不知怎的,他会随麒麟王去天宫,于是才会让他们认识。

也许都失了母亲,才让他们同病相怜。他与她很快打成一片,成了最好的朋友……

帝九姬见他不肯收回内丹,不免有些动怒:“郢,你再不好起来,我可要嫁人了!”

本是一句气话,没想到却是最有效的。

赤郢身躯一僵,苍白的脸上越发的煞白。

“噢!”许久,他才出声,却回答的言不由衷。

他喜欢她很久很久,只是他知道自己这样半死不活的,与她在一起,只会害了她。若有个人肯替他照顾她,他也能走得安心。

只是心里这么想,终还觉得不甘心。

这么好的阿九,他如何舍得将她让给别人!

他迟疑片刻,从她手里接过内丹。

帝九姬放心地笑起。

那内丹离开主人太久,部分灵力已沉睡,赤郢吞下内丹后,需打坐片刻,才能让内丹恢复如初。

大约两个时辰后,睁开眼时,他面色果然好看许多,至少没那么苍白,行动也方便了,不需侍者搀扶,偶尔陪着帝九姬在府里四处转转。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一个月。帝九姬终不是麒麟族的人,她最终还是要离开的。赤郢纵是不舍也只能放她走。

临走时,赤郢握着帝九姬的手恋恋不舍地道:“下回见面,我一定比现在恢复地更好!”

帝九姬笑着点点头,失神间,他吻了下她的额头,轻柔淡淡的,带着他身上惯有的药香,让帝九姬双颊生红。

赤郢眸中灵灵有光,那是种不舍,更有那难以启口的情愫。

她或许感觉到了,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回了天宫。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那章放在明早上更吧,晚上有事,你们懂的,是私事!嘿嘿!亲们见谅喔!我偷懒,你们可不能偷懒哈!好吧,明早见!

人脸识别闸机通道生产厂家金科密源现货供应

包头无尘车间净化棚施工

安庆供应PE电力管主要性能与应用

泰安市简易无尘棚设计

西安灭老鼠公司西安除白蚁公司

墨江县福田前盘后鼓易燃气体厢式运输车多少钱

代理邢台DN400PE塑钢缠绕排水管厂家

然气热水锅炉北京蒸汽锅炉30年源头厂家

经验襄阳NHAP涂塑钢管可以开挖使用吗

隧道支护液压湿喷机液压泵湿喷机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