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染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曾国藩弟弟曾国华之死的真相是怎么曾国华最后到底有没有死

发布时间:2021-02-01 10:03:08 阅读: 来源:染色机厂家

曾国藩弟弟曾国华之死的真相是怎么?曾国华最后到底有没有死?

曾国华最后到底有没有死?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咸丰八年十月,湘军李续宾部在安徽省三河镇被太平天国后期双子星陈玉成、李秀成围攻,全军覆没。曾国藩的弟弟曾国华时在李续宾军中,也死在了三河。

上世纪90年代,湖南籍作家唐浩明写小说《曾国藩》,虚构了这样一个情节:三河惨败后,咸丰皇帝因曾国华战死沙场,追赠他道员的头衔,还御笔亲书“一门忠义”褒奖曾国藩全家。然而,一个月之后,曾国华死里逃生,从三河跑回,并千辛万苦找到了大哥。

面对“复活”的弟弟,曾国藩表现的十分理性。他认为,如果上奏朝廷曾国华未死,那么皇帝必然收回封赏,并以曾家欺君为名降下罪责。于是,曾国藩以全局出发,命弟弟隐姓埋名,在深山中出家。自此。曾国华青灯古佛,在无尽的郁闷中了此残生。

这一情节自然是小说家杜撰,但曾国华之死,还真是一波三折,不无可疑之处,也难怪唐浩明会因此大做文章。

那么,历史的真相如何呢?且听小编从头道来:

咸丰八年十月十日夜,曾国华与李续宾一同战死三河。到了二十四日,时在江西建昌大营的曾国藩方才从彭玉麟的书信中知道三河大败一事。不过,彭玉麟的情报很乐观。他告诉曾国藩,李续宾未死,逃到了六安;曾国华也未死,随诸将逃到了桐城。为了力保桐城,都兴阿向桐城派去了马队,杨载福也去了桐城,正在安抚军心云云。

看完信,曾国藩的心放下了一半。他相信李续宾的才能,认为只要李续宾活着,很快便能重整旗鼓。胡林翼甚至断言,只要李续宾不死,那么两三个月内,湘军元气可复。

然而,现实很快便给了曾国藩一记耳光。

二十八日,赵克彰的一封信送到了曾国藩的大营。

赵克彰是谁呢?

他是李续宾麾下数一数二的大将。三河之战时,赵克彰已官至总兵衔副将。李续宾向三河进军,自湖北出发进入安徽,连克太湖、潜山、桐城、舒城四城,直至三河覆灭。其中,桐城是他进军路线上最重要的城市,也是如果进军不利,湘军生死攸关的后路。李续宾把桐城交给了赵克彰,可见赵克彰在李军中地位。

三河大捷之后,陈玉成与李秀成挥师西进,于十月十九日攻下了赵克彰把守的桐城。赵克彰写给曾国藩的信件便来自桐城陷落之前的十五日夜。

看完信,曾国藩自然知道弟弟曾国华不在桐城。尽管赵克彰宽慰曾国藩,告诉他曾国华与李续宾虽尚无下落,但有消息说二人一同去了六安。不过,理性的曾国藩坚信,弟弟完了。

行文至此,话分两头,小编说说曾国荃。咸丰八年八月十五日,曾国荃等湘军各部人马攻克了江西吉安。九月十二日,曾国荃料理完军务,自吉安出发,于二十六日到达曾国藩的建昌大营,兄弟二人欢聚。

曾国荃在建昌大营小住数日后,打算回一趟老家湘乡。十月十一日,也就是曾国华死亡的次日,他自建昌登舟,经南昌,于二十二日来到湖口。于是,曾国荃也从彭玉麟那里,得知了三河惨败,曾国华尚无下落之事。

不久,曾国荃离开湖口,在十月二十九日来到武昌。此时,曾国华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按说,曾国荃闲着也是闲着,他不是应该留下来,寻找生死未卜的哥哥曾国华吗?然而,他该干嘛干嘛,继续踏上回家之路。寻觅曾国华下落一事,他转包给别人经办。曾国荃派李臣典、郭松林等六名手下前往三河,还给了他们每人十几两银子的川资路费。

于是,围绕曾国华之死第一个乌龙事件诞生了。

李臣典、郭松林等六人行至安徽省太湖县,立马让人抢了一票。幸好,当地人只是劫财,并未劫色,六人安全返回湖北,才有了日后李臣典攻破天京,强迫妇女,精尽人亡之事。第一次寻找曾国华尸体的行动,宣告失败。

三河大捷之后,陈玉成与李秀成的联军挥师西进,收复了舒城、桐城、潜山和太湖。不过,十月二十六日,陈玉成大军先是败于宿松。十一月七日,陈玉成、李秀成的联军,又在太湖县属二郎河被多隆阿、鲍超的军队打败。至此,太平军与湘军两家收兵,战场暂时趋于平静。于是,寻找李续宾、曾国华等人下落之事,便紧锣密鼓的展开了。

不久,李续宾的尸首找到了,并于十二月十五日运回湖北黄州。之后,不少命丧三河的湘军将帅,尸体也被陆陆续续寻回。至于曾国华,李臣典等六人自太湖被劫后,返回黄州,在湘军将领李续宜处讨来盘缠,第二次深入安徽。这次,他们没有被打劫,却依旧无功而返。

曾国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群发短信,请求彭玉麟、李续宜等人帮他找弟弟。毫无结果后,曾国藩不得不亲自行动了。十二月二十日,他成立五人寻尸专案小组,派他们前往安徽太平天国大本营打探弟弟的下落。

结果,五人寻尸专案小组就是五人寻尸草包小组。经过漫长的等待,当曾国藩几乎不抱希望,打算为弟弟在家乡立衣冠冢之际,咸丰九年正月二十七日,曾国藩得到胡林翼自湖北送来的喜讯,曾国华的尸体找到了。

原来,胡林翼手下有一个小小的督标马兵,名叫刘步瀛。此人是湖北方面寻尸的专家。曾家兄弟先后派出11人寻找一具尸体,结果是大海捞针,毫无头绪。人家刘步瀛出马,从李续宾开始,背回来好几具。

曾国藩急忙修书两封,为此事向胡林翼和李续宜表示由衷的感谢。胡林翼评价此事:“此刘步瀛一人之力也”。不过,由于刘步瀛寻尸的流程是这样:先找到尸体,再背到霍山。当时,霍山为清军占据,霍山县令名叫王自簵。于是,王自簵自会派兵把刘步瀛和尸体护送回湖北。所以,曾国藩谢完胡李,又写信感谢了王自簵。至于刘步瀛,他的品级太低了,无法得到文正公亲笔感谢信,所以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了。

感谢完该感谢的人,曾国藩又群发短信给战友彭玉麟、李续宜等人,告诉他们弟弟的尸体已经找到,让他们不必再费心帮忙寻找。接着,曾国藩从五人寻尸草包小组中抽出两人,命他们护送曾国华的尸体回老家湘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曾国华的尸体缺了头颅。寻尸小组想了个办法,他们请晚清雕塑大家用木头刻了一个脑袋,据说酷似曾国华,放在棺中替代。

此时,曾国藩的父母都已亡故,家中的男性长辈唯有一个叔叔曾骥云。曾骥云没有儿子,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则有曾国藩、曾国潢、曾国华等五个儿子。于是,曾骥云从哥哥那里过继了曾国华为子。当三河惨败的消息传到湘乡,曾骥云着急上火,突然中风,虽然保全了性命,但却留下了行走不便,口齿不清的后遗症。

所以,当曾国华的棺椁运回老家,一家老小的悲痛自不必提。不过,人死还乡,也算有了结局。曾国藩总算料理完曾国华的后事,开始一心一意筹划下一步的军事行动。谁知,有关曾国华之死,竟然再起乌龙。

为了让朝廷知道曾国华战死沙场的功劳,曾国藩亲自操笔,为弟弟写了一份名为《曾国华殉难三河折》的奏报。曾国藩是两榜进士,翰林出身,论写文,他和左宗棠之间,隔着一百万个洪秀全。这篇文章自然写的妙笔生花,感人肺腑。

咸丰看罢,果然十分感动,急命内阁拟旨封赏。

咸丰九年二月十三日,曾国藩接到了表彰曾国华的上谕,追赠曾国华为道员,并赏给曾国华名分上的父亲曾骥云从二品的虚衔。

收到上谕,曾国藩想穿越到1911年,参加武昌起义去。

曾国藩:我叔父是正一品,正一品,正一品!重要的话要重复三遍!

朝廷:我大清日常性画风是马大哈,马大哈,马大哈!重要的话要重复三遍!

原来,曾骥云早就因为子侄的军功得到了一品头衔,这次追赠,却是朝廷搞了个乌龙,不查之前的封赏,把曾骥云降了品级。

不过,寻尸小组被打劫和曾骥云降级虽是乌龙,却都是小乌龙,真正的大乌龙还在后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咸丰九年五月。此时,曾国藩已把大营自建昌挪到了抚州,而曾国荃也从老家湘乡归来,兄弟二人齐心合力,正在攻打占据景德镇的太平天国将领杨辅清部。

看到曾国荃在曾国藩身边出没,我们自然知道,曾国华已在家乡下葬。死者已矣,生者却还要继续战斗。

谁知,五月二十三日,驻扎在湖口的彭玉麟派专人送来一封书信。信是五月十五日写的。在信中,彭玉麟告诉曾国藩,你弟弟曾国华的尸体,又找到了。

一个人,怎么会长出两具尸体?曾国藩手拿信纸,惊了个目瞪口呆。

当初,曾国藩曾经让彭玉麟帮忙找弟弟,彭玉麟便把此事转包给一个叫做李秉苑的人办理。李秉苑接到任务,又把此事分包给了一个名叫姜瀛的监生去做。

姜瀛得到差事,认为必须乔装打扮,才能深入敌后。思来想去,他打算装扮为行商。姜瀛先是花钱置办了货物,又携带着一家老小,浩浩荡荡向三河开拔了。

姜瀛前脚从湖口出发,刘步瀛后脚就把曾国华一号背回了湖北。消息传来,彭玉麟急忙命人追回姜瀛,但此时姜瀛已经进入了敌占区,送信人只得无功而返。

来到三河镇后,姜瀛的全部伪装那是然并卵。没有人和姜瀛做生意,他本人也被当地的太平军抓了壮丁。自然,姜瀛的家小和货物一律充公。

成为长毛壮丁后,姜瀛被派去为长毛大官抬轿。他监生出身,行动难免迟缓,结果,脑袋立马被大刀片子削了一片。就在姜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随时将以太平天国轿夫的身份命丧三河之际,他发现某位坐轿的师帅似曾相识:“这个哥哥我是见过的!”。

“李起传!”姜瀛含泪大喊。

轿中人探出头,二人四目相对,都是惊喜的热泪直流。

李起传是谁呢?

他是李续宾曾经的手下,三河之战前,李起传就在李续宾的军中。三河战败后,李起传被俘。太平军高举片刀,告诉李起传,投降,给你官做;不投降,他们挥了挥手中的刀。

李起传选择了投降。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个人情社会,有了长毛阵营中的当官熟人,姜瀛马上摆脱了轿夫的命运,他的家小和货物也被李起传追回归还。

于是,姜瀛便把此行的目的向李起传和盘托出。李起传一拍大腿:“你碰到我,算是找对人了!”

原来,太平天国得到了李起传的人,得不到李起传的心。李起传做着太平天国的官,却在私下为大清帝国偷偷干活。他盘算,如果回去,有了这些功劳,也不会被秋后算账。

当年,李起传在李续宾大营,认识曾国华。曾国华死后,李起传趁机把曾国华的尸体背出,埋到了某地。于是,李起传带着姜瀛挖出曾国华的尸体,继而帮着姜瀛买通太平天国的关卡,把曾国华尸体2号运离了三河。

寻找尸体,前有刘步瀛,后有姜瀛,看来,名字里有个“瀛”字的,都有寻尸的特长。

不过,刘步瀛找到曾国华一号,走的是三河-霍山一线,找霍山县令王自簵帮忙。姜瀛找到曾国华二号,却从三河出发,跑到了大通。当时,江南大营红单船水师便驻扎在铜陵县辖属的大通镇,主帅是江南大营的水师总兵李德麟。姜瀛找到李德麟,请他护送自己穿过太平天国占领的安庆,把尸体运回。

李德麟一听,是曾国藩弟弟的尸身,哪里敢不巴结,急忙花费巨资,卖棺木装殓,一边写信通知湘军水师的两位大帅,彭玉麟和杨载福。

结果,杨载福收到信,当即回复,曾国华的尸体早就找到了,而且已经在老家下葬。李德麟一看,如堕冰窖,感觉自己被愚弄了。他怒斥姜瀛是个骗子,打算重重治他的罪。

可怜的姜瀛,这一趟他自己贴钱,已经花费了一百七八十两白银,九死一生不算,还是拉着全家老小九死一生。无奈之下,他只有拼命磕头,央告李德麟让他去找彭玉麟,请彭玉麟为他辩白。于是,李德麟扣下姜瀛的家小和货物为质,让他只身前往湖口。

姜瀛跑到湖口,抱着彭玉麟的大腿哭诉。彭玉麟也是大吃一惊。他无法自己解决,便写信把此事的来龙去脉完完整整告诉了曾国藩。

曾国藩接到信,考虑了三天三夜。

从表面看,这件事很好解决。我们知道,曾国华尸体一号是无头的,这具二号则有头。只要把二号尸体拉回,作为哥哥,曾国藩一看便知是不是弟弟。

然而,曾国藩不仅仅是曾国华的哥哥,还是曾家的家长,他要以理性出发,从全局考虑问题。假如曾国华二号是假,劳师动众的拉回,大张旗鼓的辨认,完全多此一举。如果是真的,那么必然要把二号送回老家,把一号从坟里挖出,再把二号埋进去。本来,叔父的悲痛经过时间,已经稍为平复,再这么一折腾,老人的中风之症恐怕又会反复。思来想去,他给彭玉麟去信,一口咬定一号曾国华是真,二号是假。曾国藩给出的理由是五人草包寻尸小组中,有三人认识曾国华,三人一同去认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自不会错。

至于苦命的姜瀛,曾国藩也为他说了好话,声称姜瀛是为他去的三河,而姜瀛所寻回的二号,虽然不是曾国华,但也“必是三河同殉之忠骸”。他让彭玉麟请求李德麟放过姜瀛的一家老小,而李德麟和姜瀛为此所有的花费,也请彭玉麟为之报销。

至此,曾国华之死引发的一系列乌龙事件,正式结束。

那么,曾国华一号和二号哪具尸体是真的呢?

其实,曾国藩私下也曲折的鉴定了。在给彭玉麟的信中,曾国藩委托他请李德麟把棺木自大通运回湖口,在湖口下葬。试想,如果曾国藩坚信二号是假,完全可以要求李德麟把这具“必是三河同殉之忠骸”埋葬在大通。

等到二号运回湖口,彭玉麟自然会打开棺材,先睹为快,然后偷偷告诉曾国藩。从此,二号是真是假,便成为只有彭玉麟与曾国藩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了。

后来,曾国藩给弟弟曾国华作挽联:“归去来兮,夜月楼台花萼影;行不得也,楚天风雨鹧鸪声。”百年后观之,不难看出其中雾里看花之意。

天津衬衫定做工厂

北京T恤衫定做费用

天津定制西服厂家

河北冲锋衣订制费用